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Mike | 27th May 2007 | 舊約舊曲 / MV | (426 Reads)
一個在生前永遠沒有明確答案的問題: 神存不存在?  正反雙方通常圍繞住這幾個的觀點:

正:  手錶論:  每事每物亦一定是有其創造者, 一隻手錶不可能從無到有。  可以推斷, 世界及人類的出現, 其複雜程度, 比手錶更甚, 不會是無中生有。 

反:  每事每物亦一定是有其創造者, 既然這樣, 神本身的創造者是誰? 如神是 “自在, 今在, 永在” 是神, “每事每物亦一定是有其創造者” 這一句便不能成立。 

正: 人類的道德觀, 與生俱來, 對或錯不可能從人類本身形成。  沒有神的世界, 根本談不上對或錯, 因為已經沒有一個絕對的指標。  如人類是由動物進化而成, 達爾文的弱肉強食才是道理, 不能解釋人類為什麼是有道德價值。 

反:  人類的道德觀, 是高級生物將自己生存機會極大化的一種手法, 和達爾文沒有矛盾。  道德只是一個 social arrangement, 使社會和諧, 增加大家的生存機會。  沒有絕對的對或錯, 只是社會授予的遊戲規則。 

正:  神之存在是對世界上所有不公義的唯一合理補救。  好人早死, 壞人善終, 壞人壞事在世上得不到應有的懲罰, 唯一可以接受的解釋是 - 世界上有一個神能平衡今世之不公義。  好人始終有好報, 壞人最後會被審判。 

反:  不公義本身不能證明神之存在, 反之, 不公義只會更顯示世上無神。  如神存在, 很難解釋世上種種的不合理及痛苦, 除非這個神是個虐待狂。

正:  和手錶論相仿的觀點 - 自然規律。  仰觀宇宙之大, 俯察品類之盛, 仔細觀察, 在自然規律中可以發現神的足跡。 

反:  自然規律只是自然規律,  宇宙本身根本就是空虛一片。  大至宇宙, 小至人生, 都是偶然, 沒有特別意義。  如神是創造宇宙, 為什麼不留下一些明顯痕跡, 如將十誡刻在月球表面? 

我相信神之存在, 但亦了解 both side of the argument.  想起許冠傑的一首歌, 歌詞中亦提問同樣的問題。  最同意的, 是 “人在世, 有太多私心與紛爭, 似不知一切輕重如毛造的針, 瑣碎像塵。”

許冠傑 - 宇宙無限

星空可有一對手? 
承擔起這沒邊緣宇宙和運轉地球
空中可有雙眼睛? 
由開始已在星河背後遙望這地球
誰掌管世間目前以後? 

當仰觀星星掛於天的腳掌
頓然自覺像塵末那樣的有限 
我敬畏實在是誰創造無限?
那遠處像是內藏制度和變幻 

天空可有天殘舊
無聲的跌墜星河背後 
人類與地球能否相見於萬年以後?

當仰觀星星掛於天的腳掌 
頓然自覺像塵末那樣的有限
海與山謙卑靠於風的臂彎 
問誰令宇宙無限 宇宙無限?
人在世 
有太多私心與紛爭 
似不知一切輕重如毛造的針
瑣碎像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