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Mike | 20th Aug 2007 | 約伯記 | (470 Reads)
Chapter 10: 約伯開始他的 “天問”, 越問越激, 質問神 “壓迫無辜,又棄絕你手所作的,卻喜悅惡人的計謀,你都以為美嗎 (10:3)?”  “你知道我並沒有罪,但沒有人能救我脫離你的手 (10:7)。”  並總結人生不過為 A Series of Unfortunate Events, 何必有我?  “你為甚麼使我出母胎呢?我不如死去,無人得見我 (10:18)。” 

Chapter 11/12: 另一友人瑣法, 叫約伯應該 shut up, 因為 “神高深莫測之事你怎能查出呢? (11:7)” 說約伯其實應該偷笑, 因為 “你當知道神已忘記了你一部分的罪孽 (11:6)。” 與其質問神, 不如接受現實, 歸於我神 “你必忘記你的苦楚,回憶好像逝去的流水 (11:16)。”

約伯嘆息, 說 “公義完全的人竟成為笑柄 (12:4)。”  已經覺得和這些所謂的 friends 講多無謂。

Chapter 13/14: 約伯大概覺得已經自己 have nothing to lose, 勇敢地 challenge 神,  “但我要對全能者說話,我願與神辯論 (13:3)。” 又問 “我的罪孽與罪過有多少呢?求你讓我知道我的過犯與罪過 (13:23)。”  這裡頗像電影 A Few Good Men 中, Tom Cruise 的 “I want the Truth” speech (神大概會回答 “You can’t handle the Truth!”)

同場加映: 電影 The Devil's Advocate(1997) 中, Al Pacino 所扮演的撒但, 對 The Lord 的特別見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