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Mike | 21st Aug 2007 | 約伯記 | (383 Reads)
Chapter 15: 友人以利法再攻擊約伯, 說神之偉大, 不容疑問; 對神存任何質疑, 均屬罪孽。 根據以利法, 對神忠誠的人應該只可接受, 不可思索, 只能讚美, 不容挑戰。

Chapter 16-17: 約伯已經受夠這三個 “friends”, 並開始反面 “你們若處在我的景況,我也能像你們那樣說話,我也能砌辭攻擊你們,並且能向你們搖頭 (16:4)。” 叫這三友嘗試想像易地而處的感受。 

約伯 repeats 自己的痛苦, 說神 “你蹂躪了我的全家 (16:7)。”  神確實使約伯 “冚家x”, literally.  “我本來安逸,他卻把我壓碎;掐著我的頸項,把我摔碎;又把我當作他的箭靶 (16:12)。” 約伯乞求神 stops it, right now.

Chapter 18: 比勒達又重復 “苦難是一定因為罪” 論調。  諷刺的是, 約伯正好是個 perfect example 去顯示這句話的荒謬性。

Chapter 19: 約伯叫三友 shut it.  “你們已經十次侮辱我,你們苛刻地對我,也不覺得羞恥 (19:3)。”  約伯家破人亡之餘, 並遭人神共棄 “妻子厭惡我的氣息,同胞兄弟也厭棄我 (19:17)。”

Chapter 20: 瑣法長篇大論, 說惡人如何有惡報, 其中包括 “他必永遠滅亡像自己的糞一般 (20:7)。”